[Fuentes de:Sina Financial headlines] Carne de Estados Unidos va a entrar en China había tocado los políticos de Japón y Corea del Sur Taiwán

发布日期:2017-05-25 11:54

近日,中国政府公布了一份名为《中美经济合作百日计划早期收获》(简称早期收获)的文件,文中详列了中美两国双方达成的10项共识,其中包括美牛进口、金融服务市场以及中美天然气贸易等领域的合作协议。

然而,作为《早期收获》中备受关注的一项内容,美国牛肉开放进口引起中国社会广泛关注。据推测,在《早期收获》清单公布后,中国政府将于近期内加快对食品安全与动物卫生标准等相关规范展开修订工作。

作为特朗普(Donald Trump)上任后中美两国间签署的第一份双边经贸协议,中国政府允诺将在7月16日之前开放美国牛肉进入中国市场。这是继2003年之后,时隔14年中国再次开放美国牛肉进口。

中美新一轮贸易谈判成果

2017年4月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应特朗普的邀请前往美国访问。为了建立友好的合作关系,两国元首决定共同制定一项旨在扩大美国对华出口,降低美国贸易赤字的经贸合作协议。随后,中美两国共同宣布了一项名为“百日计划”的对话合作机制。

在“百日计划”公布的初期清单中,开放美国牛肉进口无疑是习近平送给美国农业州的一项大礼。作为习近平初次访美时认识的老朋友,同时也是美国候任驻华大使,艾奥瓦州(Iowa)前州长布兰斯塔德(Terry Branstad)在候任期间也积极通过其政治影响力游说中国开放美国牛肉进口。

在2001年至2003年间,中国便曾短暂开放过美国牛肉进口。凭借着低价高质等特点,美国牛肉一度席卷了中国进口牛肉市场逾60%的占有率。不过,到了2003年,美国国内爆发狂牛病之后,中国也继日韩等国之后颁布了美国牛肉进口禁令。至此,美国牛肉在中国肉品市场上销声匿迹。

不过随着狂牛病疫情获得控制,美牛也再次瞄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肉品进口市场。然而,从台韓等地开启美牛进口引发的政治波澜来看,美牛可说是极具政治敏感性的商品之一。

曾在台日韩掀起巨大政治波澜

在台韓同美国洽谈贸易协定的过程中,美牛一直都是彼此心中的一堵门槛。作为美国同主要贸易伙伴进行贸易谈判的重要环节,美国政府一直将美国农产品视为签订自由贸易协定的核心环节之一。为了同美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包括台湾、日本、韩国政府都曾冒着极大的政治风险开放美牛进口。

以韩国为例,2008年初,挟着高支持度当选后,韩国前总统李明博上任后推动的第一项政策便是重新开放美国牛肉进口。由于事前低估了民间反对声浪,自宣布开放美牛后,韩国国内开始出现频繁的反美牛示威活动。到了2008年6月10日,以“反美牛”为名,韩国首尔爆发了一场“百万人抗议活动”,李明博的支持度也因此大幅下滑。随后,青瓦台秘书长、总理被迫率全体阁员辞职以示负责,李明博的执政声望也因此遭受重创。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台湾。2012年初,在台湾总统大选前夕,马英九政府片面宣布开放“瘦肉精残留”美牛进口;随后美国国务院在台湾大选前夕宣布“对台免签证”待遇。在当时,这项被反对党称为“美牛换免签”的政治交易在台湾内部激起了巨大政治反弹。

2012年7月,为了替美牛“瘦肉精零检出”禁令解套,台湾立法院宣布依据联合国卫生组织(WHO)新通过的瘦肉精含量10ppb对进口牛肉进行松绑。然而,这项松绑条例并未扩及至台湾内部养殖户。对此,时任台湾外交部长的杨進添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则明确表示:“美牛问题不解,台美间TIFA、FTA便不可能有着落”

在美牛即将叩关的消息传出后,中国舆论并未如台韓之前出现如此巨大的反响。然而,根据中国既有法律规定,肉品不得检测出瘦肉精残留。相较于台韓两地为推动美牛进口而允许进口牛肉有10ppb的瘦肉精残留量,预料中国政府将加快制定美牛进口细则,另方面也将在近期内推动相关法律修订。

美牛之后还有美猪

从韩国、台湾社会对美牛进口引发的激烈社会抗争来看,中国在开放美牛上至今尚未出现显著的社会阻力。截至2014年,中国的牛肉产量约为690万吨,较1980年成长近30倍。由于牛肉属于高投入低产出商品,自2009年以来,中国的牛肉产出增速已进入放缓阶段。随着牛肉供需缺口持续扩大,牛肉价格居高不下,也因此此,中国民间并未出现抵制美牛的显著声浪。

然而,随着中美贸易谈判有序展开,在美牛之后,美猪恐也将循着这条谈判路径登上中美贸易谈判桌。作为全球最大的猪肉生产国,美猪叩关恐怕才将给中国农业带来巨大压力。随着美猪成为继美牛之后新的贸易谈判议题,中国是否将像台、韓一样出现“反美猪”的示威浪潮将成为中美贸易中新的关注重点。